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两个项目都挑战失败了

谈及早恋,我感觉那是很遥远的事。记得读书那会,父母常在我耳边念叨说:“儿啊,咱们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很好,所以记得别那么早谈恋爱,好好读书,将来有出息了,什么样的女孩都随你挑。”
  那时候我还真傻傻的相信。只是不管我怎么样努力都好,成绩却总是不合理想。
  甚至那时候有两个女孩写信向我表白,而我却有点儿惊慌失措,差点落荒而逃,连走路都特意避开着她们走。
  后来从同学那里听到她们的消息:她们两个都是隔壁班的,更让我意外的是,她们两个居然还是要好的闺蜜,但遗憾的是,听说因为我的事,她们俩闹分手了。
  当然这些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。甚至到现在心里还感觉到愧疚,但已无力回天。
  现在想想,不管当时怎么选择都好,都是一个错。选一个,终将会伤害另一个人的心,而她们的关系肯定也会因此破裂。如果http://www.chexun.com/2018-06-08/105803513.html是你,不知道你又会怎么选择昵?
  发生这件事后,我还曾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喜欢女的,直到我遇到了她。
  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性格热情又开朗,单纯也可爱,身材有点儿发福,甚至没有出众的颜值,永远一头长发,是用橡皮筋把长头发绑成马尾,额头前的刘海自然向右边翘着。再搭配最朴素的衣服(其实家里是做生意,条件很不错)曾有人开玩笑说她是村姑昵,但她没有生气,反而笑着告诉那个人,我就是村姑怎么啦。那人竟无法接话了。
  不管遇到什么事,总是http://auto.cyol.com/content/2018-06/12/content_17284647.htm展现那一脸无害的笑容,如果你跟她聊天,你会发现你不知不觉中被她的笑容感染。她就是这么有魅力的女孩。
  其实我都忘记了很多关于她的记忆,也忘记什么时候开始暗恋她的,但只有两件事情永远忘不了,还有她那时常浮现在我脑海中一脸无害的笑容。
  第一件事是:初中参加全市田径比赛的时候,我报名了男子个人400米短跑跟800米中距离长跑比赛,另外还有一项学校的集体接力赛。
  由于比赛前一个星期的训练把脚扭到了,比赛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恢复,第一圈下来,虽然400米跟800米都进了前八强。但后来脚还是出毛病了,教练为了我能正常比赛,说脚必须打麻醉药之类的,最后结局可想而知,两个项目都挑战失败了。
  本来我们学校的接力赛是我接力,因为脚的原因,只能换人。我都感觉同学们看我的眼神,显得我是那么的无助,我也不想这样的。因为我,打乱了接力的顺序。
  比赛结束后,同学们http://auto.china.com/dongtai/qy/11031467/20180611/32511188.html都走在前面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走在最后面,一瘸一拐。
  当时心里是那么无助,当我特别失落的时候,正好她走过来扶着我走,还关心问我感觉怎样。
  刚刚的失落感一下子抛到万里之外了,剩下只有被她融化的心了。
  当我在最无助的时候,陪在我身边的,却是她。
  第二件事情就是读高中的时候:那时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,她就读职业学校,而我在普通高中,正好她家就在学校后面,所以军训完回家,没事就来学校找我们玩。
  甚至来我们班听课,由于我坐的位置距离她比较远,所以一节课下来,什么都没听进去,反而一节课上都在回头看她都在做什么。
 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,我立马跑过去找她聊天。她委屈地告诉我说:“一个军训下来,都把自己晒成黑人了,那么丑,以后http://info.machine.hc360.com/2018/06/261650724356.shtml谁还敢要我啊。”
  “那是,你那么黑,肯定没人要”其实心里很想大声说出来一句话:“不管你变成怎样,我都喜欢你”可惜我心里的呐喊在现实中,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  在那一刻我特别能体会一句话——情人眼里出西施。
  就那一次之后,想不到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  直到前年我从外面回家,想着她不知道换没换号码,于是试着拨打过去,没想到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。
  我激动的说不出话,本来想约她有时间两个人聚聚,毕竟有七八年没见面了。
  当我问到最近过的还好吗?
  她说:“刚刚结婚,现在在看癫狂人生APP呢,好多脑病方面科普知识,还能和癫痫病友一起交流!”
  听到这个消息,我悲喜交加。
  开心的是:她终于找到好人家了,只要看到她幸福,我就心满意足了,祝福她。
  后悔的是:自己当初http://www.find800.cn/c/2018/0626/170/117564.html为什么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的,如果当时能够勇敢地向她亲口表达我的爱意,或许情况又会不一样了。
  花开花飞花满天,两眉间凝落,弹破无关风月,瑟瑟的苍穹,绵绵的清愁,当年一笑惹痴情,注定红尘里,要与在你纠纠缠缠中走过千年,今宵的我,无由得却饮醉在了前世的那一场晓风残月里。醉今宵,流年偷换;忆往昔,浅墨素笺,蛹化的恋茧成蝶,蝶为花而碎,花却随风飞,浅唱低吟几阙语,醉问今夕是何年?  一座空城,锁住了谁的半壁江山?一声再见,敲碎了谁的梦幻心田?一句哀叹,尘封了谁的绝世容颜?一滴清泪,葬送了谁的如花笑魇?一句诀别,遗弃了谁的一世情缘?一曲悲歌,葬送了谁的今生痴恋?若我离去,后会无期。如http://www.cvworld.cn/news/sycnews/etpse/180625/145754.html遇轻风,化归云雾。如遇草木,化归尘土。如遇沧海,化归一粟。如遇苍穹,化归虚无。
  是谁,坐落在菩提树下,细数着轮回了一季又一季的满帘落花,柔柔的呢喃,瑟瑟的叹息,潺潺的相思,妩媚了胭脂妖冶的芳华?是谁,沉醉在烟雨红尘中,墨香袅袅的书写人间的风花雪月,一首唐诗,一阙宋词,一曲箫音,涟漪了前世今生的眷恋?
返回列表